切換到寬版
  • 132閱讀
  • 0回復

工廠停工、展會停展,潮玩行業無潮可玩 [復制鏈接]

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 

游戲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作者 | 閆麗嬌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編輯 | 周昶帆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月9日,大V最終決定去參加在日本東京舉辦的Wonder Festival(WF)手辦模型展。他一個人拖著一行李箱的玩具,沒有讓同事一起去,也幾乎沒有帶宣傳物料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東京參展的人,70%都戴上了口罩。截至2月8日,日本新冠肺炎確診達到89例,也成為了中國以外疫情比較嚴重的國家之一。而WF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手辦模型展,距今已經有36年歷史,它是玩具創作者和愛好者每年必須要參加的展會。這也是大V冒著疫情風險不得不去東京參展的原因之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V在WF訂了3個展位,原計劃是一行十幾個人,除了玩具以外,他們還準備了周邊及設計師手繪明信片。明信片已經設計完成,但因為找不到打印廠,連同周邊和宣傳物料都沒有制作出來。盡管大V去參了展,但最終效果可想而知,并不怎么理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國內很多展會取消或延期,而那些依然舉辦的各類國際展會,因中國參展商的缺席也受到了極大影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去年8月的北京潮玩展(BTS),有的粉絲甚至一大早5點就過來排隊。而今年上半年,國內應該不會再看到這類景象了。2月25日,原定4月舉辦的上海WF宣布延期至國慶假期,退票通道已經開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外,今年上半年還有兩個比較大的國際性玩具展——泰國Thalland Toy Expo玩具展(TTE)和2020上海國際潮流玩具展(STS)。上海STS宣布延期至6月,泰國TTE目前還未推遲。但參展的設計師們也會擔心安全問題。對參展方來說,能不能順利參加,不僅取決于目的地的疫情狀況,還取決于國內工廠的復工程度。如果工廠把產品按期生產出來,展會又不延遲,大V他們至少還能趕得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這次疫情給潮玩行業帶來了一系列影響。短時間內是相關商家的現金流壓力,緊接著產生了連鎖反應。對于潮玩行業,尤其是對獨立設計師來說,展會銷在銷中占了很大一部分。潮玩設計師通過展會精準獲客,將潛在買家拉入微信群,再通過社群方式賣后續產品。而現在,展會沒有了,就意味著重要的源頭被切斷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再加上制造工廠停工、涂裝工廠停工,從產品生產到銷,所有的環節都是一環扣一環,每一環節都受到影響,對潮玩設計師來說,其實幾乎是切斷了所有的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潮玩生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對大V來說,他也可以選擇不去參展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去就意味著前期投入的展位費、搭建費和玩具銷額等等就損失掉了。當然,這是能估算出來的,而新合作等算不出來的潛在損失,更加重了他的壓力。在評估過風險后,他決定自己一個人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V是玩具圈里一個典型地把愛好變成職業的人,1985年出生的他是個資深玩具迷,以前他有一份藥企工作,和玩具完全不沾邊。在成長的過程中,一些動漫和玩具深深影響了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1989年,變形金剛開始在北京電視臺播出。其后,周邊玩具在京大賣。1990年,日本漫畫家井上雄彥的知名漫畫灌籃高手開始連載。對于85后、90后這一代人,日漫IP衍生的玩具周邊陪伴了他們的年少時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基本是從初中開始,適合當時年齡段的玩具就很少了。最多是拼裝玩具,還能讓人覺得難度高點。從小學跳到大學,甚至上班以后,玩玩具中間有個斷檔期。那段空白期,男生們都在忙著打籃球、上網吧。”大V回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那段時間,有收藏意識的人還能留下幾件玩具,大部分玩具干脆被家長直接扔掉。工作以后,他們再想回過頭找到這些東西時,能存下來的就非常少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代人成長起來,能夠買得起小時候買不起的玩具,除了收藏愛好外,也不排除報復性消費,彌補那些曾經被家長扔掉玩具的自尊心。小時候有的,長大了得有,小時候沒出現過的,長大了也得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玩的過程,國內逐漸形成了很多圈子,于是多了很多潮玩批發商,批發商又衍生出無數零商。2016年,大V開了一家淘寶店,專賣手辦和雕像,一直把店鋪做到兩個皇冠,是淘寶當時比較大的幾個二次元雕像店之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以玩起家、以興趣聚攏創業的人漸漸多了起來。“與其說天天玩這個,還不如自己就做這個工作,把興趣當作事業。有時候上班不一定是你的愛好,你可能動力沒那么足。”大V干脆辭掉了工作,專職做玩具生意。那之后,他的工作重心,變成了去世界各地跑展學習,跟設計師打交道,簽代理、談合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去年,他簽了自己的設計師,有了自己的品牌,然后把產品推向日本、臺灣、香港、泰國等市場。同時,大V還開了自己的實體店。然而這次疫情對線下實體店的打擊同樣是致命的。商場雖然開著,80%商戶都處于關閉狀態。春節期間,大V試營業了兩天,結果一個人都沒有。他最后只能無奈地把店鋪關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然而更大的影響來自所有線下玩具展的停辦和延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去參展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潮玩行業,新人設計師出道,非常仰仗線下玩具展,這要從潮玩設計師產品的銷渠道說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潮玩的線下銷渠道,主要包括全球每年大大小小的展會以及合作的實體店;線上渠道則包括微信粉絲群、公眾號、各類電商、眾籌平臺等。在這其中,玩具展是最重要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玩具展上,設計師能在線下擴充自己的粉絲群,尤其是還沒有名氣和粉絲基礎的新人設計師,可以借由展會完成第一批原始積累。同時,線下積累的粉絲粘性大、對品牌忠誠度高,購買力也更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跑展也是增加曝光度的有效手段。足夠火、曝光度足夠高的品牌,只靠十幾個粉絲群,就能完成一款產品的銷。核心粉絲的購買力足夠支撐起一款產品的全部線上銷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V估算過某個知名潮玩品牌的粉絲購買力。每位核心粉絲每年購買正式發的原價產品就將近2萬元,這還不算閑魚和二手市場收購。大部分限量款產品是多數玩家買不到的。在正式發前,粉絲要靠抽獎先抽取購買資格,那些沒有被抽到的忠實粉絲就會進入二手市場交易。算下來,在一個品牌上,每位核心粉絲每年的消費就不止2萬元,能有2倍甚至更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對于很多獨立設計師來說,除了收入上依賴展會,展會也是他們發掘其他設計師以及和粉絲交流的重要機會。對很多獨立設計師來說,線上賣的本質只是一張照片。潮玩屬于典型體驗式消費,需要直觀地看,實體觸摸,促成購買也離不開視覺沖擊和沖動因素。大部分線上賣,品牌針對的都是有限的粉絲群體,而線下展會貢獻的則是源源不斷的新客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制作潮玩的材質大概分幾種。偏軟的是搪膠,而多數手辦用的是PVC材質,還有偏重的樹脂。不同的材質決定了不同的玩具會有不同的觸感和細膩程度,這是潮玩與其他產品不同的魅力所在,通過觸感和色彩,達到玩家與設計者心意相通的效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刺球是典型的藝術創作者,畢業于倫敦藝術大學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,專業是角色動畫。潮玩設計是他的另一愛好,他同時也是The Foxfrank Studio品牌的主理人。他創作的IP“狐蘭克”是一只有點呆呆的狐貍,愛好美食、旅行,對生活充滿著好奇。這個狐貍潮玩用得就是樹脂,盡管有時因為材質原因導致攜帶時易碎,但他認為觸感也是設計者與粉絲的對話方式。樹脂的重量感是他想要呈現出來的,但只看照片是無法理解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從另一個角度看,他也并不認為疫情期間是潮玩線上銷的爆發點。“如果買菜、吃飯都成問題,物流也不便利,玩家可能沒有那么多心思去考慮其他消費。”對潮玩,包括其他非剛需娛樂型產品來說,疫情期間的線上消費可能只解決了一小部分問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工廠復工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V旗下簽約設計師小李,是原創IP“森林郵便局”的作者,她現在還是中國傳媒大學的學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以往每次參展,她都會準備1-2款新品。新品需要提前和工廠預定制作。展會延期,原本還可以通過線上銷,但工廠停工,小李也沒有辦法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國內的潮玩工廠主要位于東莞、深圳一帶,很多工人因隔離措施沒能及時返工。盡管有個別工廠開始復工,但生產速度遠遠比不上從前,而且價格也有提升。設計師姜小在工廠復工后,打了兩個產品初樣,原本兩三百的成本直接漲了一倍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刺球有批600多件的玩具,去年年底交了訂金,本來今年3月就要出貨。因為疫情,工廠還沒有復工,交付期一直往后拖延。“工廠不是在生產你一個人的貨,復工以后也會逐次做,只能等復工再去溝通。”刺球也不知道這批貨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拿到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簽約設計師和獨立設計師、全職設計師和非全職設計師在這次意外中,遭受著不同程度的損失。刺球還有一份工作,能夠保證起碼的收入來源,而小李因為簽約了大V的工作室,能夠與公司共擔風險,公司也會積極聯絡其他線上渠道,以及幫她解決工廠的問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對于很多初入潮玩行業的人來說,第一個要踩的坑就是工廠。潮玩是特別展現設計師獨立意志的創意產品,也許設計師想要的結果工廠領悟了60%,落地到產品上可能只留下30%。除了潮玩制造商,整個制作流程上還有負責給玩具上色的涂裝廠,中間環節都有可能出現誤差。新設計師不懂工廠套路,光前期準備階段,就有可能會損失幾十萬成本來“交學費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7年,國內潮玩市場開始火爆起來,成立于2010年的泡泡瑪特讓潮玩被更多人關注。很多潮玩設計師開始涌現,但發展到今天,還是以出道一年甚至半年的設計師為主。大V也曾辦過線下展會,80多家參展品牌,一年以上的設計師只占到20%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Luke和很多設計師一樣,因為喜歡玩具把自己變成了兼職設計師,2019年潮玩市場的爆發讓她看到創業的希望。今年年前,Luke從上家單位辭了職,對人生和職業規劃都進行了重新思考。突如其來的疫情,打亂了她的規劃,也讓她2個月處于基本沒有收入的狀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修煉內功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對小李來說,盡管是放假時間,她基本還在不停創作,以及為之前的玩具思考新的配色。她給自己的規劃是至少要想好往后三期的風格和玩具形象。“因為玩具有一個一直更新的過程,隨時都需要新東西出現。”除此之外,小李還買了全套涂裝工具,在家里用白模手工涂裝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通常情況下,設計師手里都會自留一部分白模。所謂白模,就是工廠生產出的最原始產品,還沒有送到涂裝廠上色涂裝。一款產品形象一旦確定,就可以批量生產。但是設計師會根據同樣的模型調整色彩或小配飾,以適應玩具展或者不同節日的定制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潮玩的設計、制作過程大致是,設計師首先建立一個角色宇宙。比如小李,她的“森林郵便局”并不是只有單個人物,而更多的是一個場景。主角Nuby是其中一個角色,小李給Nuby的怪癖定義為“沒睡懶覺會咧著嘴發脾氣一整天。”Nuby的記憶點就是她的嘴巴,看起來兇兇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款產品角色或世界觀設定好后,設計師根據設計圖,在電腦上建立模型,渲染色彩后,發給工廠。然后還有反復的溝通、修改、修正,直到把相對粗糙的樣品變得離設計師的想象更接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對于獨立設計師來說,可能第一批只出幾十個。之后遇到其他節日,比如情人節,可能再預幾十個。他們大多產能較小,一般大的生產廠家并不喜歡接這類單子,只能找一些小的玩具工廠。在特殊時期,產能有限情況下,他們比大的潮玩品牌也更難獲得話語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刺球,年前他的上一批產品已經賣斷了貨。但是粉絲群還需要保持活躍,需要有人不停地在群里交流。刺球因為沒有簽約公司,他需要和小管家一起打理微信群。給粉絲發福利,保持活躍度,成了刺球新的日常。“我會給他們畫一畫小頭像,也會準備一些其他福利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大V利用這段空檔期,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加強產品設計上。對他們來說,之前是擠著時間去做這些事。現在他安排了幾條線,包括新的形象、新的品牌,都在抓設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按照他的規劃,工廠復工前,他們要完成半年到一年的設計工作。等工廠恢復產能后,就能幫他們安排生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互動與聯合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張嘯吟從2004年就進入了玩具行業,他是最早一批在中國從事創意玩具生意的創業者。當初,還沒有“潮玩”“IP”這類概念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05年左右,互聯網逐漸普及,流行了5年的客成為最早一批“娃友”的交流陣地。張嘯吟他們通過客、論壇賣玩具,玩家通過留言交流、購買,再通過銀行卡轉賬的方式匯錢,最后張用郵政系統把“快遞”發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06年,張嘯吟成立了涵蓋玩具、衍生品、周邊在內的北京陳幸福玩具有限公司。2019年,他創立的米糖文創又推出了獨立的潮玩品牌“懶人便利商店”。目前,他們的主要銷都圍繞線上,和一些比較輕的線下模式,例如快閃店、無人賣機等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張嘯吟感到慶幸,他們去年考慮過開拓線下市場,先做了一些快閃店測試市場反應。不過,疫情對接下來的計劃仍然造成了明顯影響。2018年,公司整體產品銷量150萬件,2019年的銷也超過100萬件,但他預估,2020年上半年的銷額同比將會減少50%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他發現,疫情發生后,另一個明顯變化是收到的簡歷多了起來。在BOSS直聘上,他今年收到的簡歷投遞量比去年年初增加了15%,設計師崗位求職者數量突然增加了30%。過去那種品牌求著優秀設計師簽約的狀態被顛倒了過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他認為,對行業來說,這一次危機帶來的也未必全是負面影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疫情過后,可能一部分個體店鋪,能力不強、戰斗力不強的公司,確實會遇到危機甚至倒閉。但通過這次疫情,地產公司的招商政策、租金政策,也會有相應調整。“張嘯吟判斷,如果他們不變,大家都會面臨更大的壓力,所以一定會相互讓步,做一些調整。“對玩具行業,尤其是實體店,有可能下半年或明年,是最好的擴張機會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疫情期間,張嘯吟迅速組織了短視頻團隊,繼續把精力放在線上。現在他們每天的主要工作集中在討論短視頻腳本、試音、選配音演員上,新的短視頻也將在近期開拍。相比單純做潮玩的企業,他們應對風險的能力要更強一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除了與其他品牌做聯名的商品,他們也有自己的產品開發和供應鏈管理能力。“大部分單純做玩具的,主要依托于賣渠道,對于我們來說,還包括了一些品牌聯合。”商業模式更綜合、更完整的品牌抵御風險的能力也更強。“借著這段時間,剛好沉淀一下,做一些內容儲備和IP積累,我覺得是好事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這其中,其實反映出了另外一個問題。很多從事這個行業的人都希望潮玩領域能夠有更多互動和聯合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你能看到很多設計師,他們其實并不完全考慮市場。當然也有很多公司投入資本,研究將來年輕人喜歡消費什么。就目前,國內的潮玩還只是集中在幾個類別上。在這幾個類別上,真正出色的設計師或者已經形成經驗、對市場預判足夠明確的人,其實并不是特別多。”所以他認為,對于行業頭部公司或領袖級公司,需要他們去做行業整合,也能為一些小的設計團隊和設計師提供幫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這個行業的人相對來說都比較個性化,可能沒那么商業,包括我自己。但我希望這次黑天鵝事件能夠觸動更多人,放下身段、聯合起來,彼此互補一些短板,而不是各自做各自的。這樣才能讓潮玩行業打破原有的天花板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*題圖來源于視覺中國。應采訪者要求,文中姜小、Luke為化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復
限100 字節
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,可以用”恢復數據”來恢復帖子內容
 
上一個 下一個
      巴萨vs毕尔巴鄂竞技全